搜景观

金牌会员
企业类别:
景观配套企业
擅长专业:
擅长项目:
擅长风格:
专业资质:
您未登录,无法使用朋友圈功能。  + 好友 私信
今天是 2018年12月17日 星期一 当前位置:搜景观 > 行业资讯

深圳市零壹艺术设计有限公司(搜景观)

  • 地区:广东省深圳市福田区
  • 地址:笋岗西路银华大厦2213
  • 注册资本:100-499万
  • 公司人数:10-29人
  • 电话:0755-83536267
  • 邮箱:
  • 联系人:李小姐
  • 手机号码:
  • 业网址:www.sojg.cn
  • QQ: 100194018  
  • 微信二维码:

行业资讯

如果“设计”也是张名片,新加坡又是如何介绍自己的?

作者: 来源: 时间:2016-03-20 10:57:03 浏览:624

  

  尽管设计者强势,但他们没有用力过猛或一心只扑在打造城市品牌上。

  

  办到第三届的新加坡设计周,是这个设计周自创立以来最热闹的一次。

  3 月 8 日 到 3 月 20 日这十多天里,整座城市将举办超过 100 场和设计相关的活动和项目。这些活动场地分散在城中各处,大型展馆、手工作坊、设计商店,想要徒步前往或是循着某条线路逛完,恐怕是个很难实现的想法。如果晚上到滨海湾散步,还可以看到一系列的灯光艺术装置,市民好奇地围上前去,他们都成了海滨夜景的一部分。

  用最简单的词句概括,新加坡设计周是一个可以让人各取所需的设计周。新加坡国际家具展(IFFS)和巴黎家居装饰博览会 Maison&Object 亚洲展是贸易和采购的平台,SingaPlural 设计展和各种创意市集侧重装置与互动,设计师、家居家饰品牌的参展商、零售代理商、设计系的学生和普通民众都能从中找到自己感兴趣的地方。

  主办方新加坡设计理事会(The Design Singapore Council)看起来非常强势,但也是他们促使了这些发生。理事会主席 Jeffrey Ho 在媒体群访中毫不讳言地说,这些就是“非常政府的政府行为”,这样他们才有足够的力量去调度和促成更多宏观的计划。

  这个设计理事会隶属于政府通信及新闻部,用官方的话来说,他们的职责是推动新加坡创意产业发展。

  新加坡设计周中和产业最相关的展会是新加坡国际家具展。这个展会背后的组织方新加坡家具工业理事会(SFIC) 和新加坡设计理事会的关系一直以来都很亲密,但在设计周上,它的任务更明晰一些,让中小型公司更方便地谈生意。

  Design: Field 是个有着北欧风格的泰国家居装饰品牌,连续几年,他们都选择在新加坡国际家具展参展。

  这个家居品牌展区的负责人说,“我们不是大公司,通常都和别的品牌合作,他们拿走我们的设计产品,然后盖上自己的烙印销售。我们其实就不是来宣传自己的,只是为了寻找更多客户。”这些家居装饰品设计精巧简洁,加上温柔的展厅设计, Design: Field 在展会中吸引了不少参观者和潜在客户。

  要是比起上海国际家具展,新加坡国际家具展的场地面积只有 6 万平米,无论会场还是展厅体量都要小得多。但新加坡家具工业理事会的副会长 Mark Young 认为,“如果去大型展会比如米兰家具展和巴黎的家居装饰博览会,你可能会淹没在里面,而在这个浓缩精华的展会,你就可以很清楚地知道中小型公司能为我们提供些什么。”

  亚洲家具家装市场的扩大让这些中小型公司拥有了更多机会。家具工业理事会会长Ernie Koh 在家具展开幕式上说,因为家具展的举办, 2012 – 2015 年新加坡家具行业增长了 7.4%。

  

  但越是产业取得十足的增长,越是让人担心,过多的政府介入会让设计活动失去了独立和自发性,它还可能屈就于塑造“城市名片”这类讨厌的官僚价值。

  新加坡设计周尽可能地避免了这一点。尽管设计者强势,但他们没有用力过猛或一心只扑在打造城市品牌上。肤浅理解国家文化传统、将旅游产品伪造成设计产品、束之高阁的远离民众的展览,幸运的是,在这里都没有出现。

  如果你去热门展会 SingaPlural 设计展,就马上会意识到这同时也是个“有趣”的设计周。SingaPlural 这个展览采用开放形式,欢迎公众参与到一个个小型活动和展览中,试图展示更广泛的创意领域,室内、平面设计,到建筑、景观设计,城市规划和广告都包括在内。它成为设计周侧重宣传、推销和建立社交联系的功利的那一面之外,一个很好的补充。

  今年 SingaPlural 的主题是“感觉——关于体验的科学与艺术”,所以一系列活动都通过各种形式的设计来探讨视觉、听觉、味觉、触觉、嗅觉这些基本的知觉体验。主要展馆美芝路 99 号曾是新加坡前警署和莱福士设计学院的校园建筑,废弃多年之后,它现在被承办 SingaPlural 的新加坡家具工业理事会租下来,在一个个房间和户外空地里展出各种具有想象力的装置。

  像这样的装置,今年总共展出了 71 个,比去年多了 30%。主办方的策展团队在确定主题后,花了 6 个月的时间筹备,从发布活动简介,公开征集设计方案,筛选合适的方案和设计师交流过后再到进行布展。

  

  除了和装置进行互动,这次设计周也组织了一系列“设计之旅(Tour)”,把参观者带到不同品牌的工作室去,参与到创造过程中。这些工作室都很“亲民”——有趣,且技术门槛不高。

  果汁品牌 Gorilla Press 的负责人Quan Ong 在名片上给自己定义的身份是“果汁设计师”,他的工作室有点像实验室,每个月 Ong 都会和自己的团队用应季食材研发出不同的冷压果蔬汁。这次在设计周,他们是受 SingaPlural 的主办方邀请,作为带有本地特色的生活方式公司代表把自己工作室开放给公众体验,让他们也学着自己“设计”果汁。

  在网上购票报名参加类似 Tour 的人来自不同国家和不同行业。一位参加 Tour 的新加坡本地设计师在接受《好奇心日报》采访时说,这些关于设计活动的宣传已经越来越多地出现在本地社区、出现在学校,人们可以比较方便地获得信息,她认为人们能感觉到这个城市在推动设计上比过去向前了一步。

  

  整个城市的努力确实为新加坡设计周带来了更多机会。

  三年前,巴黎家居装饰博览会 Maison&Object Paris 将其亚洲展选址在新加坡。除了这个东南亚岛国在地理位置上的优势,M&O 的行政总裁 Phillpe Brocart 在接受《好奇心日报》采访时还说,新加坡正积极举办多种活动,公众对展会更感兴趣,越来越多设计从业者也将被吸引过来。而他们要寻找的,正是一座重视创意产业的城市。

  “新加坡的设计确实在成长。它是个很好的‘设计学校’。”Brocart 说。他的看法实际上指出了非常重要的一点:新加坡设计本身还像个“学校”,“设计”在这片土壤依然年轻、有待培育,因此来自官方的重视非常重要,除了设计周,它还得帮助整个设计行业成长。

  2000 年前后,新加坡本土的产品设计师开始崭露头角、成立自己的品牌,时尚设计师也渐渐将自己的作品和秀场带到国际。2003 年,新加坡经济评估委员会(the Economic Review Committee)把设计确定为一个新的发展领域,认为它可以帮助提高新加坡的商业竞争力。新加坡设计理事会随之成立。

  设计理事会主席 Jeffrey Ho 和理事会官方宣传册都喜欢提丹麦政府推广本国设计的例子。上世纪 60 年代,丹麦政府组织了关于北欧设计的巡回展览,在世界各地展出丹麦设计,也确实让更多人看到该国独特的手工艺品设计和现代工业技术,促成一次成功的品牌输出。2002 年,丹麦文化部联合该国建筑和设计学校,建成丹麦研究中心,用于推广设计领域的知识、技能,这个研究中心耗费了 2000 万丹麦克朗。

  新加坡有意参照这种做法,从政府层面去发展本国的设计。理事会设立专门的设计课程和奖学金,开放给有设计专业背景的学生。它还联合 9 个新加坡国内与设计行业关系密切的专业机构成立了一个“行业发展平台”。这些机构在一年中持续地举办各种商业和公共性质的活动(而不仅限于设计周),并对自己所属领域中的公司、设计师提供支持。

  当设计专业的学生毕业开始做自己的品牌和生意,他们可能得到政府的支持。本土设计产品商店 Supermama 旗舰店在这一届的新加坡设计周开业了。Supermama 帮助促成设计师与日本生产商和手工匠人的合作,他们旗下有一批新加坡本土设计师,设计有趣、有特色的小商品,最终售出的产品融合了新加坡的想法,由日本制造。新加坡设计理事会为他们提供了资金,支持他们生产与发展自己的生意。

  还没有到 Supermama 这种规模的本土品牌,他们得到的帮助可能是推广平台和接触市场的机会。在设计周上,除了国际家具展、M&O、SingaPlural 这样的大展会,一些小型活动也在举办。30 多个新加坡本土文创品牌在设计与手作市集(Design and Make Fair)发布了产品。这些产品还可以直接向参展的观众销售。

  这些做法大多没什么新鲜感。可就是这些“例行公事”在纽约和伦敦变身艺术、时尚之都前,频繁地发生。在新加坡,如果进行顺利的话,也许可以催生出像北欧那样繁荣的设计氛围。

  在设计周上,Jeffrey Ho 所在的新加坡设计理事会发布了《Design 2025》。这是一份新加坡设计行业未来 10 年的发展计划,报告说:这个国家政府还会继续这样大力提升设计。

  他们给出的理由有几个:年轻人对设计的认识正在提高,需要发展基础教育;新加坡 86% 的设计公司都是小型企业,需要更多资源和经验进入国际市场;这个国家的政府部门和金融、IT 行业的大公司也开始通过设计来创新了。

  不过,这不是件容易的事,Jeffrey Ho 觉得这其中充满了挑战。作为一家政府机构,他担心团队也许无法长期保持开放的心态去理解设计是什么。除此之外,他们还得把这种理解“设计”成可执行的方案,并且让市民意识到设计的价值。

  从某种程度上来说,他们也是“设计师”。

  题图来源:wallpaper

  图片来源:Helloworldplus,Gorillapressco,SingaPlural Facebook

责任编辑:搜景观

热门评论 发表评论